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高云淡

平淡是真,平实是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满树桐花香  

2012-04-19 16:14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

春到四月,处处是烂漫。家住半城不乡的地方,不必说河岸边的柳条轻拂,柳絮如雪,不必说洛阳城里的牡丹正艳,花香正浓,更不必说网友空间里才能欣赏的樱花的绚烂,单是这身边一树树的普通的桐花,便让人的眼晴里生出许多生动,落寞的心间也会漾起片片情愫。

一夜春风,一场夜雨,不由得你品味,满眼便融入了这丛丛的淡紫淡粉之中。回老家的路旁边,村落里,岭地间,沟壑下,前几天还是小喇叭、小铜铃状的桐花蕾一夜之间怒放开来,一串串,一提提,分明是一个个小号手在争先恐后地演奏春天的欢快,那劲儿头,像极了一班班春游的小学生,充满着稚气,展现着坚毅,调皮又认真,活泼而生动。走到村口,呀,整个村子都掩映在或粉红或淡紫的世界里,红的砖墙,蓝的房瓦,映衬着淡淡的紫,淡淡的红,不浓不烈,爽爽清清,简直就是一幅真实的水墨画。

空气里茵蕴着桐花的清香,甜甜的,湿湿的,滋润和挑逗了我一个春天来略显疲惫和了无的心情。禁不住抬头仰望桐树上高高的花冠,像一把撑开的大伞,伞布上眷锈着一串串精灵似的桐花,目光穿过那一簇簇花隙,恨不得把所有的烦沉抛起,融于满村的花丛之中,醉于这梦一般的世界里。俯下身拾起一朵朵已落地的小桐花,放在手间,一朵朵紫色的小精灵在手掌间跃动着,淡紫的花叶里伸着一根小铜铃似的花蒂,向你眨把着眼睛,急着凑近你的耳朵,讲述它的经历,它的故事。不比牡丹的富贵,不争樱花的娇情,花开花落,孰是孰非,一切皆淡然;我本普通,亦无所求,不惊不燥,不图不怨,热情的开,潇洒的落,一切顺自然。不由对眼前的桐花肃然起敬了,出身普通,简单,朴实,随和,不怨天尤人,不招摇媚俗,只是在春末的时节里在静静的角落里悄悄的开过,哪怕没有任何结果,只求给自己一些生动,些许美丽。。。。念起儿时的时光,上学路上,常常抓一把桐花,去掉小铜铃,把那节白白的花茎一个个放进嘴里,边走边吮,把贫困之中的点点甜蜜吮进了嘴里,也将一段岁月润在了心里。

老家门口的房前屋后都栽满了桐树,都是父亲和我一起栽下的。父亲一辈子爱种树,院子里外,地角尬旯,凡是能种树的地方都种上了。这桐树不论贫瘠,随处可长,只要有一段根节,一场春雨便会发出幼嫩的桐树苗来,不用太多的照顾,即使根下的土地里满是石头,也会拼命的从石头缝中扎根,拼命的向上长,一个夏天便会长出比人高来。父亲待树就像对孩子一样养,有事没事的时候,总喜欢到桐树地里转转,每年冬天,经常看见父亲在修理多余的桐枝,每每回家,父亲也经常会自豪的对我说,看,这几棵桐树长的多快,抑或用手扎扎根冠粗了多少,再扳起指头算算这桐树几年了。或者坐在树荫下,点上一枝烟,看枝叶繁密,看年轮圈圈,口中呼出的烟轻轻地拂起,飘散于桐树枝叶间。印象里,家里有过好几棵一人拢不住那样粗的桐树,父亲总是舍不得卖,其中一棵刨了给奶奶和外婆各做了一幅“喜木”,剩余的都卖了成了我的学费或补贴了家用。

日子在桐花开落中流逝。前几年,父母年岁大了,嫌父母种地太费力,而且都是荒岭地收成也不大,在我的再三劝说下,父亲才答应山沟岭地不种了,但要求都种上桐树。记得去年大年初一的下午,吃过团圆饭,父亲便带上自己的工具去了离家几里外的岭地修树去了,过年放假的日子里,父亲和我种下了十几棵桐树,还领着我把所种下的桐树数了一遍,山沟岭地不好分,父亲清清楚楚的告诉我这几棵是咱的,那几棵是谁谁家的。谁知没过几个月,父亲便离开了我们。

今年的初春,我接下父亲的工具,领着孩子把父亲种下的桐树修剪了一遍,现在都已经是满树的桐花。我依偎于这一片淡紫间,拥着深深的情意,拾起朵朵粉粉的泪花,收起记忆,走过往事,把所有的心情置于这淡淡的桐花香中。。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